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雅思 >

雅思

吴淦用行为艺术幌子把自己扮成了类媒体

发布时间:2022-06-22

  普法不仅需要每个公民知道法律,而且还要知道法律诉讼的成本非常高,并且其过程有可能会非常缓慢,法律仅仅是在国家行政成本范围内实现有限公平,全面而没有底线的公平很难实现。

  自从传统媒体式微之后,媒体并没有建立更多的专业频道,当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时,媒体还停留在宣传的阶段,对外还在讲中国的故事,但如果别的国家不想听呢?媒体如何宣传自己的政策呢?是至上而下,还是信息公开透明后,提高公民的素质,让公民了解到法律的局限性,并且大家来共同促进法律的“公平、正义”,促进媒体、受众、行政机构的相互信任,使得揭短、闹剧不再成为解决问题的手段。媒体与法院系统要想逐渐实现法律基本的“公平、正义”时,则需要媒体长期平实的报道。一些人就利用“行为艺术”扮演了一个类媒体的效果,吴淦就钻了法律的漏洞在法院门口扮演了这个角色,5月20日因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被江西公安机关行政拘留的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于5月27日被福建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一般来讲法院诉讼程序一般都比较庸长,而且民众对此了解的程度基本上为零,只要是遇到问题,很多人在法院首先想到的就是走后门,而媒体法制节目的制作也偏向于有趣、奇异,其实法院中的案件虽然千奇百怪,但很多还属于较为正常的纠纷,其处理的程序常常不是很透明,导致行政成本非常高昂,中国需要建立自己的经典案例库,而且在没有法律可遵循的前提下,是否可以应用一些经典判决来进行附证。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国民不但需要在国际问题中有深入的了解,而且对于一些关乎自身生活的法律、经济、军事都需要有平台来进行了解,这些平台在传播的过程中需要的平实、少诱导,让民众逐步体验到法律面前如何实现人人平等,法官也会因为时时受到媒体的现场直播,而变得更加谨慎,并且开始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下有效实现“公平、正义”。

  2012年后随着“打虎拍蝇”反腐败行动的升级,改革开放开始以另外一种面貌展现在人们的面前,有法可依成为国家机关面临的重要挑战,之前在发展是硬道理的面前,很多的法律为发展而让位,如果能够促进经济发展的话,环保法也会向这些开发案、企业让步,当很多的法律不能够得到执行的时候,法律的威严就在发展面前面临折损。那么在法律形象受到损伤之后,再加上一些民事案件出现的问题,使得民众对于法庭的感觉普遍不佳,这样才会出现像吴淦这样在网上搞令人匪夷所思的“行为艺术”,煽动网民组成所谓的“后援团”到现场“声援”“围观”,吴淦抓住一些领导干部怕惹事、怕炒作的心理,常常从党政机关主要领导“下手”,给涉事政府施加压力。吴淦这一类人基本上也是按照一些媒体运作的方式,进行干预司法的活动。

  习总提出打铁还须自身硬,如果法院系统逐渐透过传媒,经常现场直播或者录播法院对于一些案件的审理过程,把中国现在法院审案的程序进行普及,让民众了解到其中的问题,并且法官也要意识到提高专业素质的必要。

  不久前在北京奥体中心的隧道中,两辆高级跑车因为在正常道路中竞跑,导致跑车和路边隔栏相碰导致严重车祸,北京电视台对此进行了全程的播送,媒体曝光富二代们的生活,并且对于外界的诸多揣测进行实际的解剖,而且报道中还涉及了中国现在年轻人经常驾车在道路上竞逐导致危险,而需要严格立法加以管理的可能性。

  中国媒体在接受新闻教育中常常会提到五W的概念,就是何事、何人、何时、何地、何故,其实五W的概念始于二次世界大战,这一新闻概念不但是战争的需要,而且还是交战双方信息障眼法的来源。传播学的创始人威尔伯•施拉姆也是受美国冷战的需要,开始研究美国及其周边国家甚至是苏联对于冷战的整体反应,新闻学院与传播学基本上是基于实际国家应用的需要,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发展国家传媒也是争夺话语权的需要,现在的 新闻媒体不但需要传播时间,而且还要促进国家机关的效率改变,这些改变不仅需要一些事件曝光的促进,而且还需要一些顶层设计。比如在法治台里专门有警察如何执法的纪录片,法庭审判的现场直播,舆论对于一些案件的讨论反倒可以加快一些法律法规的改变,这些节目都需要不计成本进行放送。俄罗斯的电视台基本上是按照历史传统,再加上国家需要大致有影响力的电视台有三家,美国则是按照传输方式、历史传统,分为比较传统的和创新的,但有影响力的还是比较传统的,中国则是按照区域进行划分,但是否能够按照功能进行划分,一类电视台是按照收视群划分,另外一些则是促进整体的行政效率、国家文化为划分,把法庭进行的过程,把中国海外文化宣传的方式、内容通过传统媒体进行放送。

  俄罗斯传统媒体存在的价值在于:当俄罗斯拿下克里米亚时,美国媒体与俄罗斯的传统媒体进行全面的较量,最后在世界范围内的宣传上,俄罗斯没有输掉这场舆论战,中国必须建立一个观念,就是如果中国周边真的发生摩擦,中国和美国的舆论战如何展开呢?中国的媒体人是否具备真正舆论战的能力呢?

  有法可依,依法办事的宣传中媒体经常会采用故事报道的方式进行,或者有亮点的案件才会采用纪录片的方式进行,这样使得破案单位与法律系统的人士非常喜欢走极端,民众恰恰需要非常平和的了解整体案件进行的过程与程序透明。

  美国福克斯电视网中有一个专门记录警察破案的频道,这个频道基本上完全记录警察破案的整体过程,甚至包括一些警匪追逐,纪录片很多是依靠警察车内的录像设备进行,美国警车内的电脑系统经常记录是全国的近几十年内的所有犯罪记录。我们经常会看到美国警察经常通过临检而抓到五六十年前犯案的嫌疑人,而且还有嫌疑人都忘记自己犯案。

  美国媒体在普法的过程中首先会告诉民众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但这样会使得法律程序异常缓慢,并且行政成本非常高,律师的水平高低也会影响最后的宣判,这主要是因为如果富人在面临法律的时候,可以聘请非常好的律师来和法庭打消耗战,使得一个案件的行政成本会非常高,但如果富人败诉的话,会使得其本人倾家荡产,并且会成为法庭的很好案例,劝诫未来的当事人不要把钱花在没有用的地方。

  美国人通过法律频道让民众逐步了解,富人聘请好的律师并不是案情反转的关键因素,而是好律师会使得更多的案件细节会被讨论,然后控方的证据不足的前提下,才会使得案情反转,否则再好的律师也没有太大的作用。

  1994年前美式橄榄球运动员辛普森(O.J. Simpson)杀妻一案成为当时美国最为轰动的事件。此案当时的审理一波三折,辛普森(O.J. Simpson)在用刀杀前妻及餐馆的侍应生郎•高曼两项一级谋杀罪的指控中,由于警方的几个重大失误导致有力证据的失效,以无罪获释,仅被民事判定为对两人的死亡负有责任。当时1995年10月3日,辛普森案裁决即将宣布之时,整个美国一时陷入停顿。克林顿总统推开了军机国务;前国务卿贝克推迟了演讲;华尔街股市交易清淡;长途电话线路寂静无声。数千名警察全副武装,如临大敌,遍布洛杉矶市街头巷尾。CNN统计数字表明,大约有1亿4千万美国人收看或收听了“世纪审判”的最后裁决。

  这个案件中辛普森的律师利用了检方提供的都是间接证据、辛普森是黑人等诸多有利的因素,使得这座经常陷入黑人暴力事件的洛杉矶对于这个谋杀事件产生投鼠忌器的效果。但由于全美的媒体直播,并且法庭的尴尬展现在民众面前,但法庭根据证据判案的形象则是深入人心。

  现在普法的过程中,不仅需要每个公民知道法律,而且还要知道法律诉讼的成本非常高,并且其过程有可能会非常缓慢,法律仅仅是在国家行政成本范围内实现有限公平,全面而没有底线的公平是很难实现的,媒体采用个案突破的方式,既想吸引眼球,又要做公证的代言人是很难做到的,“新闻民工”的说法反映了媒体人不甘寂寞、被边缘化的无奈,其实是之前扩张的媒体招了的太多没有用的人,那些想拿高工资、少付出的人太多了,新闻院校也招了太多想改变自己身份,而无心于媒体的学生了!当媒体开始顶层设计时,这些人开始认为自己成为民工了!在俄罗斯与美国,即使媒体再没有钱,也没有人认为自己是“新闻民工”。